【寻找知己的诗句】寻找传世诗句的出处

更新时间:2021-05-03 来源:随笔 点击:

【www.52full.com--随笔】

  诗句找源

  罗沧

  郭沫若《关于大规模收集民歌问题》云:“我们有点经验的人都知道,诗硬是可以点石成金的嘛。改一个字,诗就活了。”——题记

  中国世传《四喜诗》有云:“久旱逢甘露,它乡遇故知。洞房花烛夜,金榜题名时。”关于此诗来源有三种说法:一是出自汉朝无名氏之作,一是出自宋洪迈《容斋随笔》之载,一是出自清朝纪晓岚之手。然而这三种说法,均没有足够的文献事实,来佐证到底《四喜诗》为谁作,如今莫衷一是难以得出定论。旧传为宋朝神童汪洙所作,现据有关文献资料推测,可知大抵符合旧传事实。

  汪洙是何许人也?汪洙,字德温,即今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人氏。汪洙年幼颖异,九岁能赋诗,号称为“汪神童”。汪洙是宋哲宗元符三年进士,官至观文殿大学士。曾在提举台州崇道观,筑室西山,召集诸儒讲学,乡人称其室为“崇儒馆”。汪洙为人淳正耿直,在明州讲学,获一府好声誉,故被称为“汪先生”。因汪洙教授有方,声闻朝廷,故去世之后,被追赠为“正奉大夫”。旧传汪洙所撰《神童诗》一卷,传世著作有《春秋训诂》一书。

  宋朝洪迈《容斋四笔·得意失意诗》云:“旧传有诗四句,夸世人得意者云:‘久旱逢甘雨,他乡见故知。洞房花烛夜,金榜挂名时。’好事者续以失意四曰:‘寡妇携儿泣,将军被敌擒。失恩宫女面,下第举人心。’此二诗,可喜可悲之状极矣。” 明朝朱国祯《涌幢小品》云: 四喜添字 相传有《四喜诗》曰:“久旱逢甘雨,他乡遇故知。洞房花烛夜,金榜挂名时。”隆庆戊辰科,有以教官登第馆选者,吾师山阴王对南师相戏曰:“四喜只五言,未足为喜,当添二曰:十年久旱逢甘雨,万里他乡遇故知,和尚洞房花烛夜。”某公大笑曰:“莫说,莫说。是教官金榜挂名时了,闻者绝倒。”壬辰科,闽翁青阳正春,以教官登第,赐第一甲第一名。余同馆黄平倩戏曰:“四喜七言犹未了当,当于后再添三字。”众问之曰:“第一句添曰‘带珠子’,二曰‘旧可儿’,三曰‘选驸马’,四曰‘中状元’。”翁闻亦解颐。

  神童诗

  汪洙,字德温,鄞县人。九岁善诗赋,牧鹅黉宫,见殿宇颓圮,心窃叹之。题曰:“颜回夜夜观星象,夫子朝朝雨打头。万代公卿从此出,何人肯把俸钱修。”上官奇而召见,时衣短褐以进。问曰:“神童衫子何短耶?”应声曰:“神童衫子短,袖大惹春风。未去朝天子,先来谒相公。”世以其诗诠补成集训蒙学,为《汪神童诗》。登元符三年进士,仕至观文殿大学士,谥文庄。仁厚忠孝,着闻于时,子思温、思齐。孙大猷,皆至大学士。 清朝林之望《养蒙金鉴·卷上》云:“《涌幢小品》曰:汪洙,字德温,鄞县人也。九岁善诗,上官闻而召见,时衣短褐以进。问曰:‘神童衫子何短耶?’应声曰:‘神童衫子短,袖大惹春风。未去朝天子,先来谒相公。’世以其诗铨补成集训蒙,为《汪神童诗》。”

  清代翟灏《通俗编·<神童诗>》云:“《涌幢小品》:汪洙,字徳温,鄞县人也。九岁善诗,上官闻而召见,时衣短褐以进。问曰:‘神童衫子何短耶?’应声曰:‘神童衫子短,袖大惹春风。未去朝天子,先来谒相公。’世以其诗铨补成集训蒙,为《汪神童诗》。汪登元符三年进士,仕至观文殿大学士,谥文庄。按其前二三叶相传皆汪诗,其后则杂采他诗铨补。” 清代独逸窝退士《笑笑录·四喜四悲》云:“曾有人作《四喜诗》道:‘久旱逢甘雨,他乡遇故知。洞房花烛夜,金榜挂名时。’成化戊辰年,有个叫王树南的人,又分别给四句诗前面,加上‘十年’、‘万里’、‘和尚’、‘教官’等字,众人听了无不捧腹大笑。万历壬辰年,又有人增加文字:‘甘雨’又‘带珠’,‘故知’添‘所欢’,‘和尚’成‘附马’,‘教官’得‘状元’。一时之间,大家认为这喜谑程度,已无以复加了。谁知又有个将《四喜诗》,改成《四悲诗》:‘雨中冰雹败稼,故知是索债人。花烛娶得石女,金榜复试除名。’见到之人认为,更为发噱。”

  四喜是旧时人们为庆贺和祈求人生的四大喜事:一是天地作美,二是两家完美,三是夫妻和美,四是自身俊美。人们喜庆结婚时,常贴一副对联:“诗歌杜甫其三句,乐奏周南第一章。”其中“杜甫其三句”,就指《四喜诗》中第三句“洞房花烛夜”。如是唐朝杜甫所作《四喜诗》,然而在清朝彭定求所编《御定全唐诗》中,没有见到收录此诗,可知纯属无稽之谈了。 这首五言《四喜诗》,总结了人生中最高兴的四件喜事,旧题出自于宋朝汪洙《神童诗》。然而在宋朝洪迈《容斋四笔·得意失意诗》中记载“旧传有诗四句”,清代独逸窝退士《笑笑录·四喜四悲》也记载“曾有人作《四喜诗》”,都没有记载是谁所作,更没有明确记载是汪洙所作。在明朝朱国祯《涌幢小品·神童诗》中,记载汪洙“九岁善诗赋”,虽然写了许多诗歌,但是并没有提及写过《四喜诗》。后在清朝林之望《养蒙金鉴·卷上》和清代翟灏《通俗编·<神童诗>》中,所引《涌幢小品》关于汪诛记载,也没有提及《四喜诗》为汪诛所作。更何况《四喜诗》就连古人都不知具体为谁所作,以至于我们如今只能是作猜测了。

  这首五言《四喜诗》流传甚广,后世有不少仿写之作。除了宋朝洪迈《容斋四笔·得意失意诗》、明朝朱国祯《涌幢小品·四喜添字》、清朝林之望《养蒙金鉴·卷上》、清代翟灏《通俗编·<神童诗>》和清代独逸窝退士《笑笑录·四喜四悲》等文献中,记载有改写之作外,其他资料也记有增字之作。例如明朝冯梦龙《醒世恒言·张廷秀逃生救父》有云:“分明久旱逢甘雨,赛过他乡遇故知。莫问洞房花烛夜,且看金榜挂名时。”可见这首五言《四喜诗》,对后世影响之大,并且能广为盛传。

  中国传有《神童诗》一卷,旧传为宋代汪洙撰。除了《神童诗》“前编”以外,别本另载有“卷首诗”几十首,并且与“正编”的励志劝学题材不同。该“卷首诗”主要是写景咏物,间有述怀,可见是后人增补。实际是后人以汪洙部分诗为基础,再加进其他人之诗,从而编成《神童诗》一卷。然而传世《神童诗》一卷,并非全是神童汪洙之作,而是经过历代编补增订,增补了南北朝及隋唐时期的诗作。这些诗体全是格律工整的五言绝句,因为诗句文字浅显易懂,所以是一种适合蒙童学诗的蒙学读物。后有清代江宁书坊,针对《神童诗》中缺陷,基于对学童道德品行的教导,则以“培育性情,开豁心地”为目的,从而再编了一卷《续神童诗》。

  中国传世《神童诗》,不但诗句通俗易懂,非常适合蒙童记诵,而且与《三字经》等成为蒙学读物范本,是一种训蒙孩童的重要教材,并且得到广为流传,影响较为深远。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52full.com/suibi/90913/

为您推荐